漫展,黄花菜,y80s-亿梦想,创业创新互动平台,全球创融报道

清朝乾隆年间,揭阳县新就任了一位县令,姓魏,名文才。魏文才就任伊始,便在县衙门正厅悬挂了一副自己亲手书写的对联:

得一文,不得善终;徇一情,男盗女娼。

老大众见了这副对联,认为这回总算来了一位清官,都很快乐。谁知日子一长,却发现底子不是这么一回事。凡是有人送礼、贿赂,魏县令照收不误。

几天后,不知谁就背地里将他贴在县衙正厅上的上下联前各加上了一个字,成为:

只得一文,不得善终;仅徇一情,男盗女娼。

魏县令见后大怒,当即叫人将其撕毁,然后又从头题写了一副叫人贴上。新联是:

一不要钱,二不要命;三不要官,四不要名。

几天后,有人又在他的对联后边各添了几个字:

一不要钱,嫌少,二不要命,嫌老;三不要官,嫌小,四不要名,嫌好。

这“嫌好”是什么意思呢?本来这魏县令最怕他人赞扬他,由于对他的任何赞扬他都觉得是在讥讽他,讥讽他。

魏县令气得浑身发抖,但他很快就冷静下来了。他叫来捕快班头,悄然口授了秘要。随后,他又叫人翰墨服侍,再次书写了一副对联,这副对联是:

专心为民两袖清风深思熟虑四方和平五谷丰登;六欲有节七情有度八面统筹久居德苑非常廉明。

横额是:福庇大众。

魏县令竟然将一到十的数字都嵌进了联中。他想,本老爷出的对联这么难,我倒要看看,谁有这个本事来改!

新对联贴出去的第一天,没见有人来改;第二天,又是从早到晚都和从前相同。第三天清晨,天刚蒙蒙亮,只见一个人影径自来到对联前。他先左右看了看,无人,然后才掏出自己书写的一副对联,迅速地张贴到魏县令写的对联上。这副新贴上去的对联是:

十年寒窗九载折磨八进科场七品到手六亲不认;五官不正四蹄不羁三餐酒肉二话不说专心捞钱。

横额是:苦煞万民。

此人贴好对联正准备脱离,冷不防背面冲上两个人来,将其反手捉住。本来,这抓人的就是魏县令私自安置的捕快,他们已在此昼夜匿伏了好几天。而这被抓的竟然是揭阳县县衙门中任书办的黄业胜。

黄业胜是本地有名的文人,尽管饱读诗书,却屡试不中。他见那些县官只知道搜刮民财,阿谀上司,不睬民间疾苦,心中非常不满,而这新来的魏县令说一套做一套的行径,更是让他非常气愤,所以便精心改写了魏县令的对联,来表明不满。

再说这天清晨,魏县令阃睡在锦帐里做着自己的美梦,忽听得捕快班头急匆匆地来到卧室外禀告:“禀老爷,改对联的人已被咱们抓到了!是黄书办黄业胜!”

当一群如狼如虎的捕快带着黄业胜来到县衙大堂时,魏县令忍不住怒声喝道:“斗胆黄业胜!真想不到啊,这偷改本县对联的人竟会是你!”

黄业胜傲然道:“鄙人改了你的对联不假,不过请问,鄙人改的对联哪一条不是现实?”

魏文才冷笑着说道:“已然你喜爱作对联,那么本官就满足你——只需你能对出本县出的下面这条上联,本县就赦你无罪;假使对不出——”

“如对不出,鄙人愿放任老爷处置!”黄业胜答复得非常直爽,可他没有想到这魏文才虽人品不怎么样,但文采却不差,上联是:

安庐凤颖徽宁池太滁和广六泗八府五州,良士于于来日下;

那上联的前十三个字指的是安徽的八府五州,“于于”是举动舒缓自得的姿态;“日下”指京都。整句的意思是安徽各地的优异知识分子悠然自得地前来京都看戏。

黄业胜沉吟了顷刻,便沉着对道:“那好,我的下联是:金石丝竹匏土革木工商角徵羽五音六律,新声嫋嫋入云中。”

“金、石、丝、竹、匏、土、革、木”是古代对八类乐器的称谓;“工、商、角、徵、羽”是古代区分的音阶。前十三字用后边的“五音六律”统领;整句对的意思是:剧场扮演时,各种美好的音乐缭绕在云霄。

黄业胜对得天衣无缝,魏文才找不出半点儿不是,只好悻悻然让黄业胜脱离。